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一一五师在我家

2015-06-23 17:15: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许廷让

  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中央毛主席为增强山东地区抗日游击战争的骨干力量,令八路军第115师进入山东。于1939年5月由鲁西南地区进入泰肥山区后,经常驻防于肥城西南部的南尚任、北尚任、岈山、陆房一带。在北尚驻防时,师部经常住我家,首长常和我父亲长谈和了解情况。在第一次来时罗主任说:“许大哥,请你找个可靠的人去东平后套村把我家属接来。”父亲思考再三,认为我家东邻居王建木很可靠,他为人老实,也熟悉去后套的路。询问他后便很高兴地答应了,他只是担心社会慌乱,怕完成不好,对不起首长。罗主任一再感谢和安慰。叫我父亲找两身农民旧衣裤,让两个卫兵化妆和王同往,第二天黎明三人拉着一头小毛驴上路了,过午便安全返回。

  师部和686团在我村驻防时,师部和团部多住我家,因我家西邻大路,便于观察情况,四面环境幽静,北为闲园子,一亩多大,堆放着多家的柴草及地瓜秧子,四周是高墙,大门常关着,只有东邻(王建木家)已到村边,村外是两条通往东山区的大沟和道路,南面是多家的打谷场,非常宽敞,是部队上早操、练兵和集合开会的理想场所。

  我家的院子大,分里外两院,约一亩,房屋十多间,高大宽敞,有供上下的胡梯和二层挂屋,上下屋顶方便安全,站在房顶上向四方观看,全村及邻村、道路、田野、山头一览无余,历历在目。房顶四周建有1米高的拦水墙,作战时有良好的掩体。房屋的建筑为“锁皮型”即老式锁的样子。东南、西北等四角各伸出半间,墙上建有明暗枪眼—那时我家已有三支猎枪和大刀、长矛,猎枪可射20~30米远,足以护住全院,因此颇具地理优势,成为部队很中意的指挥部,每逢部队住下,首长一定选这里住。罗元发、徐向前、康矛召等首长都多次住过我家。他们和我家及村民都很熟悉,亲如一家。

  其次是,我父亲在济南育英中学毕业后在家任高小教师兼行中医,他的同学(张维之、李文甫、郭曰斋、王少芬、王洪乾等)和学生(周东野、张杰、戴玉浩、周传进、李邦志等)都已参加革命,多数已入党,这些同志经常来我家。日本鬼子侵占县城后,老城胡楼村的张维之全家搬来我家居住二三年之久,我父亲还教他的几个子女(国昌、国骏、国云)学习初小和高小的课程。南尚任村的党员吴立全、孙庆春、小屯村的王振喜、项山头的项传明等有的是亲戚,有的是师徒关系,都有深厚的交往。这是较好的人际关系。

  一一五师在我村驻防时,和村民关系很好,亲如一家,常召集青年和群众开会宣传党的抗日政策,提高群众觉悟,建立地方武装,建立抗日政权和党的组织,号召妇女上学识字、剪发、争取解放,成立妇救会、识字班等基层组织,并写标语、演节目、教歌曲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发动群众。各村群众热情高涨,觉悟极大提高。一位首长的警卫员许云清因和我家同姓,很是亲近,和父亲称兄道弟,是我们的大叔,每逢在打谷场上遛马时,常把我抱上马背,有一次竟然尿在马背上,引得人们大笑不止。“小鬼,马喝水要用嘴,你怎么浇在背上了?哈哈哈……”我臊的哭起来吵着要下去。

  部队女兵和随军家属组织了宣传队,教妇女识字学文化知识,并演节目教唱歌,许多老人至今能记住她们的名字:王满、王桂荣、金存、李桂清等。

  村子活跃起来,群众发动起来了,积极为部队筹粮筹款,协助部队站岗放哨、送信。我哥哥已十四五岁,常去南尚任、项山头等村送信,有一次还去了陆房和大董庄村,受到首长的夸赞:“这红小鬼真是能干,长大了当八路!”我哥哥问:“大叔,什么是红小鬼?这不和鬼子一样吗? ”引起了人们的哄堂大笑。

  局面很快打开,泰西抗日根据地得到扩大和巩固,各村的抗日政权和抗日武装相继发展壮大起来。这极大地震惊了日寇,便马上调兵围攻。

  一天,部队首长接到侦察报告说敌人从泰安、肥城、东平、汶上、济宁等17个城镇调集日伪军8000余人,坦克、汽车百余辆,大炮百余门,日军第12军司令官尾高龟藏亲自指挥,分九路向我泰西根据地集结包围过来,企图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情况紧急、形势严峻,罗主任决定迅速召集会议,研究作战方案。通知很快下达,陈光、张仁初、梁兴初、段君毅、贺东生等首长从各驻防地赶来,只有书记员因事缺席。罗主任对我父亲说:“许大哥,要麻烦你做记录,不能再等书记员了,大哥,有求你了,”“唉呀,首长之命,怎敢不从?您怎么这么客气。”这是部队机密,我参与行吗?”“大哥请放心,我们完全信任你,有劳了!”父亲当即取出笔墨盒坐在桌旁。会议开始后,罗主任传达分析了敌情和严峻形势,要求大家发表看法,众首长先后发言,罗主任不断点头倾听,我父亲一一作了记录,他也建议说:“罗主任。咱八路善于夜战和山区作战,咱的群众基础好,这恰是鬼子的致命伤,咱要扬长避短,夜战、近战抢占山区做好准备,首长们投以赏识的目光,点头称好: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咱的诸葛军师!”首长们当即定下以根据地的制高点肥猪山、牙山作主战场,构筑工事、掩体、交通网,山上无水,就借了一批大瓮盛上水,作为长期据守之用。会议一直开到黎明,罗主任作了总结,下达了迅速向陆房、安庄一线集结,全面展开了备战,至5月11日已全部准备就绪,我们严阵以待,这天拂晓就和敌人接火了。由于我军做了充分准备,对汹涌而来企图包围我军的大批日伪军分割数段、数片,各个击破,并居高临下,占据有利地形,敌人数攻不上,伤亡惨重,几华里的山坡上躺满了日寇的尸体。

  太阳西垂,敌人龟缩在一起,燃气一堆堆篝火,借以壮胆和取暖,还不断叽里呱啦地乱说一气。我们的部队则悄悄撤离前沿阵地,按照周密的部署开始了突围。在向导带领下,从小路在敌夹缝间安全撤出。行进间,后面还不时传来阵阵清脆的枪声和隆隆炮声,愚蠢的敌人还在不顾一切地轰击我空余一人的山上阵地,他们哪里知道,我们的部队正憋着笑声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向预定目标疾进!

  八路军和日本鬼子在陆房激战的那天,父亲非常关注战事的发展。他听着密集的枪炮声,阵阵揪心,焦躁不安。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连饭也吃不下。到了下午,他吩咐母亲烙了很多油饼,幻想着如果晚上部队首长能回来,就让他们饱餐一顿。第二天,当他知道八路军已顺利突围时,开心一笑,如释重负。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些腰挎手枪的首长,骑着高头大马,又来到了我们家,那些穿着军装的阿姨,教我唱《当兵打东洋》的歌曲…… 

  

  附:一一五师首长住宅遗址

  关于115师北尚任村活动情况

  张成福 韩邦君

  1939年春,为开辟山东抗日根据地党中央派115师护送干部来山东,由东平常庄、徐坦来到肥城的南尚、北尚一带,在北尚任村曾三次驻防长达一个多月。住所在村东的许承莲家,因其院子大房子多和周围环境好、交通方便他家是知识分子进步家庭,社会关系有很多共产党员和抗日干部。

  他家在他家很近的街上,他的前邻就是刘太东的岳父家魏玉臣的住宅。当时已是儿童团长和交通员的刘太东经常来走亲戚并向我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和共产党的救亡政策。在他的教育和影响下我们和张成温、于学荣、于明沾、魏绪兰等都参加了游击小组,协助区队,大部队活动并负责地方上的反奸除霸和治安,以后大都入了党,在南下时参加支前,土改时成了村干部。因魏玉臣任抗日村长,全街抗日的多,称为“抗日一条街”

  115师驻防组织青年讲解抗日救亡的道理帮助村民干部,亲如一家。后来在陆房肥城猪山一带打了一次漂亮的反包围战,消灭了大批日本鬼子,安全地将大批干部护送过铁路,进入沂蒙抗日根据地,至今传为美谈。

  2010年4月20日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余梁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