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弟弟的周年祭

2015-06-09 11:53: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阴历的十月,天又下雪了。

  摆在我的面前,那张残缺的旧报纸上,还剩有一支歌:《在马石山前哀哀地献上花圈》。触目之后,我立刻忆起,已经到了弟弟牺牲的周年日。但,我并不知道是哪一天。

  去年的这时候,当我冒着漫天大雪,一脚踏进家门时,我极力抑制住了悲痛,没有让眼泪流出来。我看见的是家破人亡的情景,深深刻在了我的心头。

  妈妈抚着我的肩膀,说:“理,是叫鬼子的枪,把腿打了,天那样冷,没人照管,血流的多,连冻带饿……”妈妈没能再说下去。

  我没有抬头,只觉得有热泪流到脸颊上。

  今年春天,我离家返校的前一天,又到弟弟的墓前去看了一次,一座新坟,里面躺着的是我唯一的弟弟。旁边就是我八叔的坟,也是在马石山上被鬼子打死的。映入眼帘,两丘新土,背阴处的雪还没有化。我没有眼泪,只把眼睛凝视在坟头上想:理,刚毅的性格,细致耐心的脾气,天资颖悟……然而,他被鬼子杀死了!

  啊,这一切都成了过去,可一切好像还在眼前。今年我没有回老家,更不能到弟弟墓前去看看。谁知那丘新土,在一年来的风侵雨蚀中,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如今,我没有了单纯的悲哀,往事只会像铁锤一样击着我,激起我强烈的复仇之心。弟弟是被日本鬼子杀死的,不反抗,也许我以及更多的弟弟也会被杀死。

  马石山巅撒下了仇恨的种子,一年多的热泪,灌溉着它生了根。所有被夺去了弟弟的哥哥,心是一样的,蕴藏在心的深处,仇恨也是一样的,将会一齐迸发出来,把仇家毁掉!

  在弟弟死难的周年日,正值今冬敌寇“扫荡”的前夜,我没有眼泪,没有叹息,更没有任何的悲哀。

  我准备着战斗,准备着复仇!

  这血债让鬼子用血来还吧!

  (作者 江 波)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王雅淇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