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枣庄老和尚寺惨案

2015-06-12 11:36: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老和尚寺惨案发生地一角

  枣庄老和尚寺惨案(1938年3月14日)老和尚寺村是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张范镇的一个村庄,原属峄县。1938年3月日军占领滕县后,向峄县大举进犯。在此形势下,峄城附近的百姓纷纷到老和尚寺村避难。老和尚寺村三面环山,仅有一条路通到该村,所以周围百姓都认为那里比较安全,日军不可能到达。两三天内,来老和尚寺村避难的百姓约有四五千人,大部分来自峄城附近如垎塔埠、王庄、涝坡、坛山后、洪村、岳楼、桃花村、刘村、山阴等村。一个小小的山村,村里村外都是逃难的百姓。村里住满了,他们就在村外的空地和附近的山谷里,随便搭个小棚住下。

  1938年3月14日早晨,日军探悉国民党军于学忠部驻扎在永安乡马场村,便派出两架飞机,前往国民党部队驻地轰炸。这两架日军轰炸机飞抵马场村上空后,经过一番侦察,确认国民党部队已经撤走,但同时观察到,距马场村不远的老和尚寺村到处都是人,以为那里藏有国民党部队,俯冲侦察后发现都是逃难的百姓。于是,飞机在老和尚寺村低空盘旋,投下了数枚炸弹、燃烧弹,并进行了低空扫射。瞬间,爆炸声惊天动地,山谷中浓烟滚滚,硝烟迷漫,火光冲天,血肉横飞,尸骨满山。老人满山呼喊儿女,小孩遍地找爹找娘。累累弹坑的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百姓的尸体,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血肉模糊,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尸碎如泥。墙头上、树杈上,到处挂满了被炸弹崩飞的衣服碎片和血淋淋的人手、人腿,惨状目不忍睹。

  一名中年妇女抱着小孩倒在血泊中,孩子的下身已被炸没,只剩下头和肩膀;妇女的下半身也被炸得破烂不堪,或许是吃完饭后没有喝水,腹内涌出来的煎饼还是干的。倒塌的城垣下有一名青年,被炸死时手里还端着尚未吃光的饭碗。有一名吃奶的婴儿头部被炸飞,可双手仍紧紧抓住“肝肠寸断”的母亲。一位耄耋老人被炸死,但嘴里叼着的烟袋还冒着烟。山阴村李怀仁之妻躲在石板上,嘴巴被炸掉,还从石缝里伸出手来示意要水喝,后来被家人抬走。棠阴乡朱村有6个小孩来老和尚寺村避难,当时正在刘士友家西屋里玩,被炸死了5个,最后被亲人用簸篮抬走。刘文玉家门前有一个小坑,仅在此坑,全家被炸死的就有4家。岳楼村王某全家13人,被当场炸死12人,只剩下一个刚过门的儿媳妇,还被炸没了一条腿。梁克由一家祖孙18人,被当场炸死5人。棠阴乡某村的3名妇女,当时正在刘士贵家借火做饭,一个烧火,一个下锅,一个抱柴,突然一枚炸弹落地,全部被炸死。一位躲在草垛下的老人被炸燃的草垛烧得身躯佝偻,头和膝连在一起,缩成一团。在清理尸体时,其身躯在地上滚了两圈,仍然还是那样蜷缩着。有一名男青年虽然身子还好好地坐着,但五脏六腑都被炸光了。侥幸活下来的百姓,有的用门板抬着亲人的尸体,踉踉跄跄,悲痛欲绝。有的背着亲人,身上还不住地流血。

  老和尚寺村有一座庙,里面躲藏的近百名避难的百姓,也被日军全部炸死。一具具尸体死态各异,有挎着快被烧成灰的篮子的妇女,有倚在墙边但没有头颅的儿童,有的身上衣服被烧光了,尸体也被烧得不成人形。不仅这座庙变成了一片废墟,而且庙旁卖牛肉、羊肉的店铺也全被炸光,店铺的老板和伙计被炸得尸首全无。

  日军投下的燃烧弹,弹片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火海。有一块约长30厘米、宽20厘米、厚2厘米的弹片,飞到一个场崖子上,碰在西墙上燃,撞在东墙上燃,最后掉在地上继续燃了半个多小时。

  惨案发生后,村民刘文玉、刘文德、刘文香、赵宪成、周继茂等将村民组织起来,把全家死绝和认不清的尸体埋在了荒山上,用三副抬子抬了整整三天三夜,且一些路口的尸体还没有抬完。仅无人认领的尸体就堆成几堆,每堆均四五十具,村围墙下的一个坑里就填满了50多具。炸后七天,村民在清扫完街道、掩埋完尸体,动手砌垒被炸塌的石墙时,还发现了一个10岁左右、身穿花袍的小男孩被压在了墙下。二十多天后,村民们在喂牛、搬柴时,不断地在草垛上、牛槽下发现穿着各式花鞋、带着各种戒指和手镯的脚丫子、手指头。三年后,村里炮楼上被炸弹崩上去的人油还往外浸流。埋在村东山坡上的几十具尸体,直至现在仍无人认领。

  日军杀人之广、之众,罄竹难书。老和尚寺惨案造成了600多人被炸死,1000余人被炸伤,50多间房屋被炸毁。它是日本军国主义者欠下中国人民的又一笔血债,给我们留下了永远不能抚平的心灵创伤。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