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临沂惨案

2015-06-12 11:37: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中共临沂地方史》中关于临沂大屠杀的记载

  惨遭日寇凌辱并杀害的女同胞

  临沂惨案(1938年3月—4月)

  临沂位于山东省东南部,东连日照,南邻江苏,西接枣庄、济宁、泰安,北靠淄博、潍坊。1938年3月初,日军进逼临沂边境。驻守临沂的国民党第四十军庞炳勋部在第五十九军张自忠部增援下,与进犯临沂的日军展开了近一个月的激战,给予日军重大杀伤。尔后,张自忠部、庞炳勋部相继撤出战场,临沂遂于4月21日失守。

  日军侵占临沂城前,先后在城北古城村和城西大岭村制造了两起惨案。

  3月下旬,日军进入古城村,见屋就烧,见人就杀,仅剩下的几间庙堂和瓦房也被全部烧光,未能逃出村的老弱妇女和病残人则全部被烧死、杀死。王汉友一家躲在地窖里,日军发现后用点燃的秫秸堵住窖口,一家四口被活活烧死。王殿思背起烧伤的母亲往村外跑,没跑多远就被日军用枪打死,母子双双倒在血泊中。日军在墙角落里发现了一位吓昏了的老妇人,将其拖到街上点火焚烧,老人被烧得惨叫,日军却站在一边狂笑。不到一天时间,古城村有62人被杀害,有一户被杀绝,除逃走者外,鸡犬无存。全村变成了一片废墟,断垣残壁,血迹斑斑。逃难的百姓在渡祊河时,又被日军抓住几十人,被逼着脱光衣服向河里跳。除个别死里逃生外,多数人惨死在水中。

  日军进入大岭村后,更是无恶不作。刘志贤的母亲的嘴巴、王富德的母亲的乳房被割掉,姜志敏的父亲及祖母等27人被枪杀,还有不少妇女遭到强奸。当日军杀到村西头观音堂时,47名村民无处藏身,一齐涌到观音堂。日军发现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后,便立刻用机枪扫射,除2人逃脱外,被其余45人全部被打死,鲜血洒满了观音堂。全村300多间房屋被烧光,姜志茂、赵洪义、姜志顺、张守信等4户被杀绝。

  与此同时,日军不断派飞机对临沂城滥施轰炸,特别是在城垣弃守前的两三天内,轰炸扫射日甚一日。一枚炸弹在城内北大街路南王贞一杂货店的防空洞口爆炸,在洞内避难的30多名百姓,有的被炸死,有的被闷死,无一幸免。颜家巷郁鸣漪一家,除郁鸣漪外,其他人全部遇难,他本人也因忧愤过度自缢身亡。西门里路南开杂货店的李润生之父,被炸死在自己家中,尸体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在西门里德国天主教堂内避难的百姓,被炸死炸伤300多人,修女尤姑娘被炸得骨肉分离,糊在了墙上。

  4月19日,日军飞机投下数枚燃烧弹,城内到处起火。同时,日军以坦克为掩护,进逼临沂城西门。黄昏时分,城内百姓由南门逃出,涌向南坛。男女老幼,挤成一团,幼稚孩童,哭声遍野,翘首北望,全城烈火腾空,火光冲天,一片火海。

  日军进入临沂城后,在大街小巷密布岗哨,架上机枪,挨户搜查,堵门截杀。日军每到一家,遇人就刺,对中青年妇女先奸后杀,连老人、小孩也不放过。西大街西部的居民纷纷越墙,向西门里天主教堂方向寻求避难,瞬间聚集了700多人。可是,教堂大门紧闭,万呼不应,置若罔闻。这时,日军一面从教堂西面向难民扫射,一面在教堂以东各个路口用机枪堵截,毫无遮挡的百姓纷纷倒下。这是日军进城后的第一次集体大屠杀,700多人无一逃生。事后用车拉了好多天,才把尸首清理干净。

  日军进城的当天,发现了城内西北坝子的3个防空洞及西城墙根躲难的百姓,先是用机枪扫射,再用刺刀戳杀,480多人全部被杀害。幸存者宁振芳全家10口,被日军刺死了9口。当时,宁振芳刚出生一个多月,还裹在母亲怀里吃奶。母亲被日军三刀刺死,宁振芳未被刺着,母亲的鲜血流进了宁振芳的眼睛里,她的右眼后被鲜血浸瞎。幸亏街坊陆大爷在事后盖尸时发现她还有一口气,才被救出,抱给在天主教堂做饭的宁孙氏收养,成为了家中唯一的幸存者。

  城内居民凡被日军发现者均惨遭毒手。西门里太公巷一少女被日军轮奸后,又用刺刀刺死。老营坊巷东一女青年,被日军轮奸致残后死去。日军从南门里一杂货店院里的防空洞中搜出20余人,当场用刺刀全部刺死。崔家巷一户的小孩子出疹子,门口挂了红布条,日军怕“传染病”,点火将小孩活活烧死。城隍庙街东面的杨家园有一口水井,日军在附近挨户搜查时,各家妇女纷纷被逼逃出,跳井自杀,死尸顷刻间塞满井口。茶棚街胡士英家的防空洞较大,藏人很多,日军堵住洞口用机枪扫射,并向洞内扔手榴弹,死者无数。日军走时,还在胡家大门上写道:“此院死尸大有”。徐某夫妇看到日军飞机后就向东跑,一枚炸弹仍下来,两人同时被炸没了,事后发现,只剩下了附近树上挂着的一个妇女发髻。北门里路西一位老太太年过70,卧病数月,生命垂危,全家7人围守病床,未及躲避。日军进院后将男子全部刺死,女的被逼得背起病人一同跳井。日军驱赶30多人清扫北大寺,干完后慌称让他们站队点名,结果用机枪扫射,全部丧生,尸体被推进大湾内。日军在城西疯狂屠杀十余日后还嫌不够,又在火神庙旁和南门里路西设了两处杀人场,用军犬、刺刀连续残杀无辜百姓以取乐。王学武的父亲被日军用刀剁成三截;徐廷香的父亲、吕宝禄等被军犬活活咬死。

  全城的幸存者寥寥无几,有的在地窖内东躲西藏多日,挣扎活命;有的白天在炉膛内藏身,深夜从城墙水洞中爬出。孙建芝一家老小躲在城墙洞里。孙建芝和母亲渴得实在受不了,就出来找水喝,被日军发现,跟踪至城墙洞前,先是向里面开枪、扔手榴弹,接着又放毒气。孙建芝的三舅被当场打死,二舅母的腿被打断,大舅、大舅母和表哥因坚持不住而爬出洞,结果被日军刺死。夜里,孙建芝家人被逼跑到丁家园投井自尽,姥姥和姐姐先跳下去被淹死了,孙建芝和母亲跳井后,因井内塞满了尸体,所以没有被淹死。孙建芝和母亲、二姐被救活后,又跑到徐家园地窖里躲藏了100多天,白天不敢露面,只有半夜里出来找水喝,找些树叶、野菜充饥。城内朝阳寺前的某酒店中有一家7口,在蒸酒的大炉膛内藏了七天七夜,其间饭未沾牙,饿得有气无力,直到一天深夜从东城墙根的水洞里爬出,才保住了性命。南关医院的近百名国民党第四十军伤病员,连夜转移到郊外,但多数重伤员死在医院附近的麦田里,暴尸旷野,无人敢收。到了割麦子的时候,麦田中到处白骨累累。

  日军在进行血腥大屠杀的同时,还纵火毁城。从火神庙以西,僧王庙至聚福街以东,洗砚池以南,北到石碑坊、杨家巷至刘宅一带,大火连续六七天不息,整个城西南隅化为灰烬。东关街烧去了半边街,南关老母庙前、阁子内外房屋全被烧光,至于其他财产的损失,更无法统计。即使三年后,这一带仍是一片瓦砾,不见人烟,荒草蓬蒿高于屋檐,粼粼白骨随处可见。“十家已烧九家屋,一时草死木皆枯”,“沿城人家数千户,鸡犬草木同时死”。偌大的一座临沂城,几天内变成了一片废墟,颓垣断壁,满目疮痍。

  在临沂惨案中,临沂城有2840余人被杀害,加上沿途杀戮,共有3000人以上被日军杀害。侵华日军血洗临沂的滔天罪行,临沂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