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乳山马石山惨案

2015-06-12 11:35: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1942年11月,日军扫荡马石山示意图

  1942年,日军“扫荡”时残杀我无辜同胞

  乳山马石山惨案(1938年11月22日—24日)

  马石山位于乳山县崖子镇(原马石店乡)境内,主峰海拔467米,地势险要。整个马石山地区是胶东地区重要的抗日根据地。1942年11月,日本驻华北派遣军最高司令官冈村宁次,纠集了青岛、烟台、莱阳等地的两万余名日军,在其亲自部署和指挥下,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冬季大“扫荡”。其间,制造了惨绝人寰的马石山惨案。

  1942年11月17日,日军由青岛、高密分乘汽车数百辆,沿烟青路、烟潍路向莱阳、栖霞、福山等地大量增兵。11月21日,莱阳、栖霞、福山的日军全部出动,合围以牙山、马石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日军采取“梳篦”战术:白天无山不搜,无村不梳,连荒庵野寺、小土地庙也不漏过;晚上,野地宿营,在各个要道、山口拉上铁蒺藜,挂上铃铛,每隔三五十步燃火一堆。日军夸口说:“只要进入合围圈内,天上飞的小鸟要挨三枪,地上跑的兔子要戳三刀,共产党八路军插翅难逃。”日军海军、空军、步兵、炮兵、骑兵联合作战,很快就推进至招虎山以南,完成了对马石山周围20平方公里地区的拉网合围。11月23日,日军开始收网于马石山地区,被围在圈内的群众达数千人,还有部分地方干部、八路军伤病员以及少数与大部队失掉联系的八路军战士。

  11月23日至24日,日军对被围在圈里的抗日军民大肆屠杀。在马石山东北方向的大院村南山上,陈京普一家8人和邻居1人藏在一个山洞里。日军发现后就向洞里投掷燃烧弹,8人被活活烧死,只有陈京普1人烧伤幸存。金斗顶采石坑里藏有60多人,被日军杀死的有50多人,仅崖后一个村就有18人被杀。该村村民姚瑞俭乘日军不备,滚下悬崖,被打中两枪后死里逃生。东尚山村村民刘京发被日军抓住,向他要粮要人。随后,日军朝他胸部、腹部连刺数刀,后经八路军部队抢救才幸免一死。沟刘家村民兵郑崇太遇上搜山的日军,脖子被砍了一刀,当即昏死过去,后又苏醒复生。在东尚山村的南塂上,日军抓住一八路军伤员后,在地上燃起一堆火,两名日军分别抬着他的头和脚,烧燎腹部和胸部,将他活活烧死。在西尚山村,日军把一名八路军战士按在烟囱上,在锅下烧火,把他活活呛死。该村一孕妇即将临产,被日军抓住后,剥光了衣服押到山顶上,然后从高高的悬崖上摔下。招民庄村70多岁的老人许德义,被日军用草苫卷起,从下部点上火,一直烧至头顶。在金斗顶采石坑外,日军将9名村民拴成一排,从前面对胸射击,当场死亡7人。在大龙口村,日军抓到70多岁的老人宫殿庆,把他横架在锅台上用火烧烤,后又拉到村南河滩上烧死。该村村民王晋经被日军抓住后,剥光衣服吊在树上,边打边用开水从头浇到脚,裸露的双脚被烫烂,后被日军用刺刀刺死。南夼村姜谦习的妻子遭日军枪杀后,她不满3岁的幼女瑞凤还在母亲怀里吃奶,12岁的长女和6岁的次女哭着喊叫“妈妈回家”。日军连癫痫病人也不放过。下石硼村王丕成在马石山前犯了癫痫病,被日军用石头活活砸死。姜家夼村的石匠王芹因为留着分头,就被日军说成是八路军,被一枪打死。村民姜钦利被日军用枪打伤,后又用石头打死。有一名八路军的伤员,被日军抓住,活活地扒出心肝,又被挂了起来,人尚活着,痛得发抖,直至死去。

  日军奸污妇女、杀人取乐,手段之野蛮残忍,令人发指。下石硼村王维先的妻子已怀孕8个月,被抓住后逼着骑毛驴,一路上摔下多次,日军竟以此嬉戏。上石硼村19岁的妇女干部王秀卿被日军抓住,任意凌辱,后又用刺刀乱刺致死。下石硼村王元祥被日军抓住后,在他的头上挑了两刀,以试刀的利钝。西诸往村王振桂被日军抓住,先割掉他的一只耳朵,又用刀砍死;王振贤被日军用木棒打昏后,又用绳子勒住脖子在地上乱拖。石硼村王绍良的妻子刚刚分娩不到3天,竟遭日军轮奸致死。

  日军这次“扫荡”,马石山周围村村遭劫,户户蒙难,马石山上尸骨遍野。根据相关文献记载和2006年调研走访取证统计,在马石山上及周边几个村庄至少有500多人惨遭杀害。除此之外,马石山周边各村村民的粮食和其他财物全部被抢掠一空,房屋遭到了空前破坏,各村被烧房屋都在半数以上,马石山西的草庵村房屋几乎全部被烧光。

  在制造马石山惨案的同时,日军还相继在马石山周围的海阳市槐山村、宫家苇夼村、松树夼村、晶泉村、郭城五村、小龙夼村等制造了一系列惨案。

  11月22日晨,日军进入后槐山村,抓走五六十名群众,幸被一名在伪军中卧底的地下党员偷偷放走一大部分。日军压着剩下的群众到达前槐山村后,又抓住6名老百姓,然后把这些人集中到后槐山村南头,先点燃两个草垛,后用机枪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疯狂的屠杀,当场杀死前槐山村村民6人,分别是刘吉平、米文理、米风、隋京德、董全利和姜进武;杀死后槐山村村民9人,分别是李永阳、李永法、修殿争、李全忠、修奎元、修永茂、修永春、李德令、李道法。

  11月22日,日军进入宫家苇夼村。村民提前得到消息,大部分跑到该村北山与晶山夼村交界的东山等进行躲避。日军进村后,翻箱倒柜,杀鸡宰羊,并留宿一夜。第二天清晨,临走时烧毁房屋2栋10间。当他们行至村东琵琶沟时,用刺刀残忍地杀害了在此躲避的2人,并用机枪扫射被堵在沟内的23名村民,只有2人幸免。

  11月23日,日军进入松树夼村,抢走驴、骡等大牲畜20余头,毁坏生活用品、生产工具无数。躲在村南山雀头沟的村民姜云朋、姜云道、姜孟达、姜全、姜全的妻子、姜会、姜兴、徐直德、宫振庄的女儿、姜洪、宫成本的妻子等17人被搜出。日军先是强迫姜全的妻子和宫本成的妻子自己扒光衣服,她俩不从,被乱枪打死。接着,日军又强逼着其他人向马石山方向走,众人不从,四处拼命逃跑。日军便把他们当成活靶子全部枪杀,就连七八岁的孩子也未能幸免。

  11月23日,日军进入晶泉村,搜出躲在东南山上的男女老幼共33人。他们先把姜成风的妻子、母亲、哥哥、妹妹及年仅4岁的女儿共5口人拖出来,当成活靶子,全部打死。其他群众见势不好,四散逃跑,日军架起机枪对着人群进行扫射,村民纷纷中弹倒下。一时间横尸遍野,哭声、喊声、枪声响成一片,东南山上一片血腥,惨不忍睹。姜喜山的母亲、姜成田、姜成功3人当时仍存有呼吸,被乡亲们抬回家后,侥幸存活。

  11月23日,日军进入郭城五村。由于村民都已躲藏起来,日军对村庄进行了半天的打、砸、抢,并在假装撤离后又返回,将误以为日军已经撤离而回村的于庆全、于寿武、于革、于新桂、刘学太等11名村民,抓捕捆绑,进行拷打,后全部残忍枪杀。

  11月23日夜12时许,日军进入小龙夼村,与正在转移的一支八路军部队和群众队伍相遇,双方展开激战。至天亮,日军对部队和群众形成包围。日军端着机枪疯狂地向突围的部队和群众扫射,战士和群众们一个个倒下,山谷里堆满尸体。24日拂晓,受到夹击的八路军战士浴血奋战,杀出血路,将手无寸铁的群众一批批掩护突围出去。突围中,136名八路军指战员壮烈牺牲,230名群众被打死。

  在马石山惨案中,中国军民伤亡近千人,其中民众伤亡至少826人。日军杀人手段之残、之狠,亘古罕见。正如1943年1月21日的《为追悼马石山惨案告全胶东同胞及士兵书》中所记述:“在死难者的尸体中,我们曾看见赤身露体被刺刀洞穿的青年妇女,曾看见被火烧得佝偻的儿童尸骸,倒卧在血泊中的母子尸骨,我们看见了头断、肢折、洞胸、破腹、倚仰蜷伏在山坡松林沟壑间的五百多具血淋淋的尸体”。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累累罪行,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