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日军在山东残害妇女和强征慰安妇

2015-05-29 09:45: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随军队出发的“慰安妇”

侵华日军总司令、陆军大将冈村宁次在回忆录中承认,他是“慰安妇”计划的创始人

日军“慰安妇”标志

  日军在中国除随时随地强奸、侮辱、奸杀妇女外,还从中国被占区征调和强迫大批中国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据战后在押日军战俘供述:到1945年3月,经由日军第五十九师团高级副官广濑三郎在新泰、泰安、临清、口镇、莱芜、济南、张店、博山、周村、德县、东阿等地,指示各大队设置的慰安所即有127所。济南“星俱乐部”是一处较有名的慰安所,有慰安妇50多人,每名慰安妇一天要接客20至30人,常有慰安妇由于疾病缠身而悲惨地死去。根据日本战犯广濑三郎的交代:“在星俱乐部监禁了16岁到23岁的中国妇女,并禁止她们出外,有病或接客方法不好就要挨打,每天只吃一顿或两顿,更加上济南宪兵队监视虐待,生活非常痛苦。”

  战犯秋田松吉供认,1940年2月至1941年5月,在章丘南曹范村,该犯所在日军分队通过伪村公所强制5名中国妇女做慰安妇,分队中15人对这5名中国妇女进行了一年零五个月时间的淫污。1941年5月至1942年6月下旬,在历城区西彩石村,该犯所在分队通过伪区公所强制2名中国妇女做慰安妇,分队中15人对该2名中国妇女进行了一年零一个月时间的淫污。

  战犯林茂美供认, 1941年9月下旬,该犯以军曹的身份强迫历城区西营镇镇长要两名妇女。镇长被逼无奈,便把一名朝鲜妇女和一名中国妇女强迫拉来,监禁在西营村附近共一个月。该犯命令15名部下和自己对这两名妇女进行轮奸。两名妇女直到生病,身体衰弱不堪才被放回去。

  山东慰安所调查:济南淄博等地存127所慰安所

  日军占领济南后,经常侵入民宅,以检查为名,侮辱妇女。日军还指使汉奸为其提供慰安妇。在日伪的“合作”下,济南的慰安所日渐增多。据战后在押日军战俘供述:到1945年3月,经由日军第五十九师团高级副官广濑三郎在新泰、泰安、临清、口镇、莱芜、济南、张店、博山、周村、德县、东阿等地,指示各大队设置的慰安所即有127所。

  济南:纬六路的“星俱乐部”

  慰安妇现象所承载的,绝对不仅仅是“战争性奴”那么简单,它更是战争时期女性命运的最核心的展现。

  日军设在济南的慰安所不下数十家,纬六路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成为有名的“花街”。此外还有“樱桃”军官用慰安所、纬八路慰安所、二大马路纬九路慰安所,还在历城县、历城县西营村、章丘县、长清县崮山等地设有慰安所,被监禁强奸的中国妇女171名,朝鲜妇女373名。

  在大小据点,日军强令派送“花姑娘”。战犯林茂美供认:“1941年9月下旬,四十一大队四中队在历城县西营住时,我以军曹的身份和中队长尾英典中尉、大辉荣准尉合谋把西营镇长叫来,强迫镇长要两名妇女,逼使镇长无奈,便把一名朝鲜妇女和一名中国妇女强迫拉来,监禁在西营村附近共一个月,命令部下15名以及自己对这两名妇女进行强奸。以后因轮流奸污过度,使该两名妇女生病,身体衰弱不堪才放回去。”

  济南“星俱乐部”是一所较有名的慰安所,主要供下士官、士兵使用。这里有慰安妇50多人,每名慰安妇一天要接客20至30人。

  “对于夜幕下的兵士来说,济南市最令人神往的地方是纬六路这个地段。那里有个叫‘星俱乐部’的慰安所,有100名以上的中国女性在那里成为皇军性欲的牺牲品。兵士们要找自己熟悉的女人,就得买下写着题目名字的木牌。价钱非常便宜,只有四五角钱,不过是一碗葱油豆腐的钱。1945年当时,兵长的月薪是四五十元。‘星俱乐部’的厅堂总是聚集很多人,各房间门口经常可以看到皇军排队等待入内的情景。”(本多胜一、长沼节夫《“衣”师团侵华罪行录》)

  青岛:

  大肆开设妓馆,并划分等级

  与济南类似,日军侵占青岛期间,也大肆开设妓馆,并划分等级。

  据1944年“日本青岛工商会议所”统计,在青岛共有一等妓馆4家,二等妓馆55家,仅市北区临清路就建有日本妓馆38家,如日本楼、东洋馆、满花楼、青岛馆等。另外,在清平路有5家,茌平路有4家,博平路有1家,夏津路有4家。青岛娼妓由此“繁荣”。

  “皇军会馆”是日军在侵占青岛期间,在即墨考院村信义医院大厅内建立的一处慰安所。慰安所内用木条、木板隔成一个个小房间,条件极为简陋。见证人所见慰安所里强征囚禁的青年妇女至少有十八九名,她们受到日军的严格管制和任意蹂躏,稍有不从,便会遭到日军的暴打和虐待。

  每到周末或星期天的上午10时,日军便排成长队往里走,轮流发泄兽欲。会馆里的妇女丝毫没有人身自由,很少到户外活动,偶尔出来也是集体行动,并有汉奸尾随其后。即便如此,也只能到附近一所学校的万寿宫操场上走一走。会馆里的慰安妇头发零乱、神色憔悴、目光呆滞,如同行尸走肉,日军性虐待、性暴力之惨无人性可见一斑。

  日军通过暴力掳掠、设圈套欺诈引诱、利用汉奸组织协调等多种卑下的手段,强征青岛女性筹建日军“慰安所”,大量的年轻女性被迫成为随军“慰安妇”,专门服务于日军部队,遭受日本兵的强奸和性侮辱。

  高密城草堂:一个时代的耻辱

  高密是日军占领较早的受害区之一,也是日军设立慰安所较早的县份。伊黑部队占领高密城后,随军日侨商人汉川夫妇和另一日侨商人,从日本、朝鲜、韩国连征带抓一批17-25岁的年轻妇女来到高密,建立了第一个慰安所。

  据葛家庄77岁的单姓老人回忆:日军慰安所开始设立在高密城草堂(现在的东风商场附近),是一处四合院,有日、韩、朝青年妇女40余人,其管理内部由汉川负责,外部由日本宪兵队警卫。过了一段时间,随着日军兵力在高密增多,慰安所又迁到火车站站南街路北一个大院内,这个大院落前后有五排房子,大约有近百间,慰安所门楼上写有汉川的名字。

  不久,日军又在车站站南街路南新建了另一处慰安所,有中国慰安妇八九人。据醴泉街道北大王庄村89岁的董姓老人回忆,两处慰安所有100多名日本、朝鲜和中国女人,每到节假日或晚上,大批日军进进出出,门口都有日本兵站岗。尤其日军大部队(千余人)来到高密城后,慰安所院内夜夜灯火通明,鬼子排着队进进出出。这个慰安所一直持续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

  充当慰安妇的妇女有的因不堪日军的凌辱和长时间摧残而自杀,有的被日军活活打瘫打死,甚至拉到车站南坟场活埋或用木柴浇上油烧掉。日军投降时,她们活下来的没有几人。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