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日军在山东制造毒气战

2015-05-29 09:14: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日军所用的防毒面具。

  被日军用毒气毒死的儿童。

  日军在进行细菌战的同时,还大规模进行毒气战。所使用的武器,主要是用火炮、掷弹筒发射或人力投掷的毒气筒、毒气弹。日军在山东使用的毒气主要有以下几种:“赤筒”是催嚏性毒气,使人打喷嚏、流泪,短时间内即可丧命;“绿筒”是催泪性毒气,刺激性很强,使人流泪、咳嗽、头痛以至痉挛、胸痛、呼吸困难而死亡;“黄筒”,是糜烂性毒气,皮肤沾上后,两三小时内发生剧痛,出现水泡,通过呼吸道最后使内脏功能障碍而死亡;“茶色筒”,是窒息性毒气,可迅速在空气中扩散,使人窒息死亡。日军在山东战场上,使用赤筒较多。据有关材料揭露,日军在济南曾建有制造毒剂的工厂和化学武器的装配厂。日军在山东各地多次使用毒气。在1938年春的台儿庄会战中,日军矶谷廉介第10师团在受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抗击后,曾多次使用不同型号的毒气弹给中国军队造成很大伤亡。4月7日,中国军队在台儿庄大捷后缴获了大量的赤筒,有使用过的,也有没来得及拆箱的。当时,被作为日军违反国际公法的罪证,曾向全世界各国人民予以揭露。日军坂垣征四郎第5师团在临沂进攻张自忠第59军和庞炳勋第40军时也施放了毒气。

  1940年5月上旬,日军独立混成第10旅团第45大队在肥城县安驾庄北面的红山一带遇到八路军依托山上石墙阵地的顽强抗击。该日军大队多次疯狂进攻都被八路军打退,于是恼羞成怒,发射了一种特殊型号的A弹。这种毒气弹可放出窒息性与催嚏性相混合的毒瓦斯气体,同时,弹体本身的爆炸还具有与榴弹同等的杀伤力。这次A弹的使用者在战后痛悔:当时明知“它是践踏人道主义、违反国际公法的极其残无人性的杀人武器,使用它是要遭到全世界人民咒骂的。可是,为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利益而完全丧尽天良……”。并回忆说:A弹施放以后,只一会儿时间,就杀害了 300多名八路军战士,他们的尸体皮肤变成黑紫色,脸上出现了可怕的紫斑。这种惨状,连日军新兵山本原来黝黑的脸,也一下子吓得失去了血色,军官命令他拖走八路军战士的尸体,他吓得一动也不动。日军从这次红山毒气作战中发现“对于小部队的讨伐来说,毒气弹是攻击以围墙或民房为防护物的敌人的最好、最有效的方法”。于是,红山毒气战的经验“被推广到整个中国战场上去”。距红山战斗半个月后,这股日军又在峄县朱沟村战斗中,再次使用A弹,又杀害了350名中国军民。

  日军使用毒气作战是相当普遍的。据在红山战斗中积极建议大队长施放A弹的阿贺惠回忆;当时他所属的独立混成第10旅团各部队炮兵施放A弹,步兵使甩赤筒,每个班都毫无例外地配备携带这类武器。毒气武器与防毒面具配套,凡是有日军的地方无论地方大小,也无论人员多少,都可以找得到。并说,这种情况不止是他所在的那个旅团如此,其他各旅团也都一样。

  日军不但在战场上对直接交战的中国军队施放毒气,还毫无人性地用农民作活人实验。1940年8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日军第59师团独立步兵第45大队的富山小队50余人窜到泰安以西11公里的岩流店村,驱赶出8名40岁左右的农民。日本兵戴着防毒面具,手持刺刀包围监视着这8名农民;另一伙日本兵在这8名农民坐着位置的上风头仅5米左右处点燃了两个93式中型赤筒。滚滚毒烟很快笼罩了这几个无辜的村民,他们剧烈地打喷嚏,眼泪和鼻涕一起流。痛苦得想挣扎站起来的人,立刻遭到毒打。几分钟后,他们额头上的皮肤脱落,鲜血流出。4分30秒时,他们已经连用手挡住自己脸的力气也没有了,接二连三地倒下去。5分钟后,赤筒的毒烟冒完,这8名农民全部倒毙。富山小队长在8具尸体旁洋洋得意地对新兵们训话:“喂,注意! 93式赤气筒,燃烧时间为5分钟。这是可以向全世界夸耀的日军毒气的威力。不管八路军使用何种游击战术,我们有了这个毒气.就可以把他们杀死。”然而,历史已向这个狂妄、野蛮的日军小队长以及日本侵略者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毒气并没有能挽救日军失败的结局,最终取得胜利的是中国人民。

(作者:赵延庆,来源:军事历史)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