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陈玉璋

2015-06-10 11:22: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陈玉璋(1909-1939)山东单县人,中共党员。1939年5月任单县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8月任书记。1939年9月,山东“肃托”时,他被错当成托派而蒙难牺牲。后得到平反,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陈玉璋,号琢甫,1909年8月10日出生于山东省单县城南陈李庄一个农民家庭。1925年起先后就读于单县城南马道私塾、孔子庙小学和省立六中。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离开山东省曲阜二师,在单县辛羊庙第二完小教书,同时秘密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历任辛滩区动委会主任、中共滩黄分区区委书记、中共单县县委组织部部长、县委副书记、书记等职。1939年9月,在湖西“肃托事件”中遇难,终年30岁。

  一

  陈玉璋的童年时期是在军阀混战中渡过的。兵灾匪祸使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全家只靠父亲陈景彦做条编赚取微薄收入,年头忙到年尾却难得让一家人吃上几顿饱饭。一直到了16岁,陈玉璋才有机会进入单县城南马道陈子安私塾读书,可惜只读了三年,私塾就被取缔了,之后他转到孔子庙小学学习,1931年,已经22岁的陈玉璋考入省立六中。他十分珍惜这难得的读书机会,学习非常勤奋,读起书来常常通宵达旦。陈玉璋性格忠厚纯朴,生活中乐于助人,深得老师的喜爱和同学们的敬佩,被同学尊称为“老大哥”。他不仅虚心好学,而且热爱体育,在六中体育运动会上,曾三次获得万米长跑冠军。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不宣而战,炮轰北大营,蒋介石奉行不抵抗政策,日军长驱直入,东北三省迅速沦陷。九一八事变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怒潮,各地学生纷纷停课,举行各种抗日集会,进行示威游行,抗日救亡运动高潮迭起。这时正值中秋佳节,在山东省立六中校园内,却有些纨绔子弟对全国抗日怒潮无动于衷,依然聚集在一起吃酒赏月,弹唱歌舞。陈玉璋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大声斥责说:“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啊!”

  1931年11月9日,菏泽全城在僧王祠大院召开反日大会。会后,学生们举行游行示威,陈玉璋高举校旗,走在队伍的最前列。他看到街道上的东洋货招牌就怒火中烧,带头高呼“坚决抵制日货”、“中华民族的子孙坚决不当汉奸”等口号。他们的行动得到广大市民、工商业者的热情支持。回校后,陈玉璋立即发起成立青年学生抗日军,组织抗日武装。青年学生抗日军由国民党驻军爱国将领发给枪械,选派教官,进行军事训练。学校每日都安排一节军事课,陈玉璋训练刻苦,深得师生们的赞许,博得了“陈先锋”的称号。

  1934年秋,陈玉璋考入山东省第二师范学校。此时的蒋介石坚持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为了镇压第二师范进步学生的革命运动,派国民党特务冒充学生安插在各个班级,秘密监视学生们的活动。第二师范学校党组织多次遭到破坏。恐怖、高压并没有阻止陈玉璋追求进步的信念与脚步,他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把正义与理想放在心头,与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抗争,在学生中宣传了抗日救亡的思想。1935年,陈玉璋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二

  七七事变后,全国抗日救亡运动蓬勃兴起,鲁西南各县区也都成立了抗日动员委员会(动委会)。此时的陈玉璋已经是单东南辛羊庙二完小的一名教师,以教书作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各地抗日动委会成立后,为了更好地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我党在动委会中都安排了自己的同志。于是,陈玉璋按照组织的安排,成了辛滩区动委会的一员,他以动委会的名义,广泛进行抗日宣传,为建立地方抗日武装和民主政权作了积极的准备工作。

  没有武装力量,抗日救亡只能是一句空话。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也是陈玉璋多年艰苦斗争提炼的心得体验。

  在走村串巷宣传发动工作中,陈玉璋向群众耐心讲解抗战形势和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政策,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通过与穷苦农民的促膝谈心,陈玉璋结交了一批“穷朋友”,增进了与群众的革命感情。他善于运用比喻对青年进行深入浅出的教育,耐心启发大家的思想觉悟,增加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了解。在陈玉璋宣传发动下,黄岗、辛滩两区的群众迅速觉悟起来,积极成立抗日武装。

  1938年春,抗日救国团成立。根据县委指示,陈玉璋在辛滩区发动青年参加抗日救国团,一批进步青年先后投身于抗日救亡活动,单南的抗日武装力量随之发展壮大。后来以抗日救国团团员为骨干,成立了单南抗日自卫队,他们在打击土匪、截击日寇、保护群众等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自卫队进驻张花园的第三天,获悉河南200余土匪在丁庄、郭庄一带抢劫。经过周密部署,自卫队在土匪必经之地进行伏击,把截回的物资归还原主,群众对此拍手称快。自卫队由此声威大震,连过去称自卫队为“穷种队”的地主势力也为之震惊,争相请自卫队去他们那里驻扎。1938年7月2日,日军吉谷师团从砀山向单县进犯,自卫队在张知楼布防阻击,日军受挫,为单县城群众转移赢得了时间。7月底,抗日自卫队东进,编入湖西人民抗日义勇队第二总队机炮连。

  三

  1938年3月底,单县县委决定在黄后楼举办第三期抗日青年训练班,以培养抗日救亡的青年骨干力量。陈玉璋奉命负责训练班的日常工作。在当时情况下,训练班的经费成了首先摆在陈玉璋面前的头号难题。当地士绅、小学校长黄宗轩向陈玉璋建议,在全县范围内发起抗日救国募捐活动,广泛向各界人士,特别是富户、名流散发传单,募集钱粮。陈玉璋接受了这一建议,并把黄宗运选做了第一个争取对象。首选黄宗运,陈玉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第一,黄宗运是远近闻名的地主、富户,做通他的工作无疑为募集钱粮开了个好头;第二,黄宗运比较开明,动员起来工作难度相对较小。正如陈玉璋所料,当陈玉璋派去的吴云汉、段景尼向黄宗运说明来意后,黄宗运当即表示:“我没有人,也没有枪,但有钱有粮,一定大力支持。”首战告捷。在黄宗运的带动下,当地名流、士绅踊跃捐粮、捐款、捐物资,训练的经费问题顺利得到解决。

  这期训练班参加学员200余人,历时月余,讲授了抗日统一战线、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等内容。青年训练班明确了党的抗日主张,增强了学员抗战必胜的信心,并发展了一批党员,为抗日斗争培训了骨干力量。训练结束时,训练班还以抗日救国团团员为基础,组建了一支抗日自卫队,吴云汉任队长,段景尼任副队长。这就是后来驰骋疆场、打土匪、截日寇的那支单南抗日自卫队。

  自卫队成立后,陈玉璋开始抓紧策划枪支的筹集工作。制定了三个办法:一是地下党员带头搞枪;二是进步青年积极献枪;三是培训班做开明地主、富户的统战工作,对他们晓以抗日大义,动员他们为抗战捐献枪支。如当时单南名流、花园村地主张多洁,首先捐出2支长枪,还主动想办法帮自卫队解决枪支20多支。

  1938年5月,中共辛滩区动委会成立,陈玉璋担任动委会主任,整个辛滩区的抗日运动更加活跃。同年10月,陈玉璋调任中共单县县委组织部长,在他的努力下,党的组织得到了较快发展。1939年3月,中共滩黄分区区委建立,陈玉璋兼任书记。接着,辛滩、黄岗建立了特别支部。由于党员数量少,陈玉璋兼任辛滩特委书记。随着党组织进一步发展,张花园、黄岗、邓楼、段庄和袁楼相继建立了党支部和两个党小组,短期内全区党员达到29人。

  1939年5月,陈玉璋担任单县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主持县委工作。同年8月,他正式接任县委书记。

  正当单县群众抗日救亡运动日趋高涨、抗日斗争形势不断发展之际,湖西“肃托”运动突如其来,历时三个月的血雨腥风,造成了无数冤假错案,也给党和民族的革命事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在这场震惊全国的事件中,陈玉璋无辜受牵,被错误杀害,后葬于谷亭镇。

  相关新闻

  菏泽抗日英烈陈玉璋

  陈玉璋,号琢甫,1909年8月10日出生于山东省单县城南陈李庄一个农民家庭。1925年起先后就读于单县城南马道私塾、孔子庙小学和省立六中。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离开山东省曲阜二师,在单县辛羊庙第二完小教书,同时秘密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历任辛滩区动委会主任、中共滩黄分区区委书记、中共单县县委组织部部长、县委副书记、书记等职。1939年9月,在湖西“肃托事件”中遇难,终年30岁。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徐坤杰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