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台儿庄会战

2015-06-13 15:59: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李品仙在台儿庄附近视察战事

  

  台儿庄大战的指挥者、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在台儿庄车站留影。

  

  台儿庄附近战斗示意图.

  

  日军炮兵阵地

  

  台儿庄火车站附近的战斗

  

  我各路大军齐集鲁南,参加徐州会战。

  导语:日军攻占济南以后,企图沿津浦线南北夹击,会攻徐州。为阻止日军的图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以徐州为中心的津浦路南北的广阔地域上,同日本侵略者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会战。其间,国民党军庞炳勋、张自忠两部浴血奋战,保卫临沂,重创日军。川军王铭章等部誓死御敌,守卫滕县,伤亡近万人,谱写了一首感天动地的悲壮史诗。1938年3月23日,日军进攻台儿庄。中国军队奋力阻击,获得大捷,连同临沂、滕县战役共歼敌1.8万余人。台儿庄会战的胜利,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坚定了中国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念。

  台儿庄位于徐州东北三十里的大运河北岸、临城至赵墩的铁路支线上。其北连津浦铁路,南接陇海铁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日军如攻下台儿庄,即可南下赵墩沿陇海铁路西进,攻取徐州,又可北上策应第五师团,断中国军队张自忠、庞炳勋各部的后路。

  在进攻滕县之时,日军濑谷旅团主力于1938年3月17日攻陷临城,18日又兵分两路,直赴韩庄、峄县。此时,汤恩伯第二十军团奉命从河南省归德(今商丘市)和安徽省亳县驰援滕、临,由于路途遥远,仅有先头部队到达滕、临、峄地区。日军恃其炮、空和机械化部队协同的威力,很快攻陷枣庄、韩庄、峄县。守峄县城的第二十军团王仲廉第八十五军一个团伤亡甚重,团长阵亡。敌人攻下韩庄后,派步兵四五百人,坦克10余辆,企图渡过运河,直捣徐州。但因汤军团关麟征第五十二军郑洞国师已在韩庄附近运河南岸布防,同日军隔河激战,挡住了日军的攻势。日军主力乃东移,沿枣(庄)台(儿庄)支线进攻台儿庄。这时,孙连仲第二集团军主力已由郑州、洛阳赶赴台儿庄,池峰城第三十一师附炮兵一个营先期到达台儿庄布防;汤恩伯军团主力也已渡过运河,在峄县东北的兰陵、向城一带集结、迂回,准备于3月24日侧击枣庄、峄县的日军,将其压迫至微山湖畔加以歼灭。

  23日,峄县之敌1000余人,在10门重炮、8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台儿庄进攻,被第二集团军池峰城第三十一师与黄松樵第二十七师一部歼灭过半,残敌300余人窜至北洛固守。翌日,日军2000余人在飞机、重炮和战车的掩护下,又发动进攻,其一部突入庄内。池峰城师以一个旅在庄内展开巷战,另以一个团由南洛袭敌侧背,终将日军击溃,并克复刘家湖。下午,日军再由北洛反攻,其炮火将台儿庄北门轰破,日军300人冲入,被池峰城师歼灭。25日黎明,汤恩伯军团以两个军向峄、枣的日军发动攻击。同日,日军炮火轰毁台儿庄北门及西北门寨墙,敌200余人突入庄内的碉楼固守。

  至26日,日军进攻台儿庄部队已达3000余人,并补充了重炮、坦克和弹药。同日,中国野战重炮团及战车防御炮营、铁甲车一个中队先后开到台儿庄,中国守军火力大大加强。27日,日军在9辆战车的掩护下,猛攻台儿庄,突破北门,占领东北角。中国战防炮大显神威,击毁敌战车6辆。从28日起,敌、我双方在台儿庄、刘家湖附近激战。日军飞机、大炮昼夜轰炸,台儿庄车站、煤厂几成一片废墟。孙连仲第二集团军与日军进行近战、肉搏战,使其战车、大炮失去威力,打退日军无数次进攻。当晚,日军300余人由城西破口冲入西北角,联合在这里顽抗的日军向中国军队突击,但遭到中国守军炮击,并受到池峰城师一部反击。战至深夜,入侵的日军大部被消灭,其中一部退据大庙死守。池峰城师亦死伤500余人。

  鉴于台儿庄方面战况紧急,第五战区于27日命令汤恩伯军团放弃攻击峄县、枣庄计划,以一部监视当面之敌,主力向南转进,先歼灭台儿庄之敌。由于汤军团未遵令行动,第五战区于29日又命令汤军团协助孙连仲第二集团军解决台儿庄附近之敌。汤军团乃以一部南进,协同孙连仲部夹击台儿庄附近之敌,以一部掩护侧背。

  在台儿庄方面,29日战事最激烈。池峰城师对庄内日军实行反攻,一支72人的突击队,在迫击炮掩护下,攻击文昌阁,将盘踞其内的日军悉数聚歼。黄松樵师则对台儿庄北面的日军实施反击。第二集团军陈金照第三十师向南洛、三里庄挺进,截断日军后路,并给日军增援部队以重创。濑谷急令部队驰援台儿庄,并亲赴前线督战。敌在援军到达后,即行反攻,又夺取台儿庄东半部,在庄内与池峰城师相持。30日上午,池师副师长康法如率军向西北角日军反攻,与敌肉搏数小时,阵亡300余人,敌仍据东南半部、西北角顽抗。同时,黄师亦被迫撤回运河南岸。这时,日军企图从顿庄闸附近渡河,由西边包抄台儿庄,但被击退。同日晚,关麟征军占领台儿庄以北的林庄,猛攻日军侧背。日军腹背受敌,乃将正面兵力转至东侧,激战一昼夜。至31日下午,关军已占领兰城店、小集等据点和獐山、天柱山,其主力迫近南洛、北洛。濑谷旅团已被包围。

  正当孙连仲、汤恩伯两部要发动攻势围歼该股日军时,由临沂转来的日军第五师团坂本旅团主力于4月1日进入兰陵镇,从东面侧击关军。关军乃以一部在作字沟阻敌,主力由作字沟迂回攻击坂本旅团侧背。坂本急于解濑谷之围,乃留1000余人在洪山镇附近抵抗,主力向台儿庄右翼突进,进入中国军队包围圈。

  在台儿庄方面,4月1日夜,黄松樵师800余人攀登寨墙突入东北角,袭击日军。日军惊慌失措,被击毙甚众。黄师占领东北隅及东门以北几座碉楼。2日夜,池师250人组成奋勇队,突入台儿庄西北角进行夜袭。日军仓促应战,被毙斩甚多。池师夺回西北角。双方在台儿庄内展开激烈争夺,但由于日军坂本旅团部队加入战斗,第二集团军伤亡又重达7000余人,因而陷入苦战,台儿庄3/4落入敌手。

  另外,第三集团军曹福林第五十五军已渡过微山湖,由南阳桥一带越过运河,收复两下店、界河,将日军后援切断。

  为此,第五战区决定迅速围歼濑谷、坂本这两个旅团,于4月2日下达总攻击令。3日,各部队按作战令发动总攻。关麟征军于4日肃清兰陵、洪山镇日军残部,5日南下,抵达台儿庄东北20里的底阁、腰裹徐一线,向日军发动猛攻。王仲廉军3日由大良壁东进,4日于陈瓦房附近重创坂本部队,5日追击这股日军至台儿庄东北15公里的谭庄附近。周岩第七十五军3日由岔河镇击败肖庄之敌,5日向台儿庄东7公里的东庄攻击。日军为挽回败局,以大炮数十门、战车数十辆,向周、王两军阵地猛轰。中国军队浴血奋战,终突入台儿庄外面的张楼,从腹背击敌。日军阵脚大乱。在台儿庄,池峰城师官兵展开巷战,用大刀奋力砍杀敌军,逐段肃清庄内之敌。陈金照第三十师、黄松樵第二十七师又攻过运河,张轸第一一0师则渡河夺回黄村、赵村,一部由万里闸北进,向獐山出击,试图断敌退路。6日,陈师攻下南洛,黄师向台儿庄以东日军反攻。日军伤亡惨重,向西北退去。池师也向庄内日军大举反攻。濑谷部队力战不支,于当日夜首先脱离战场,向峄县溃逃。7日,坂本部队仍在寨内顽抗,但在中国军队夹击下,已伤亡惨重,加之后援被切断,乃于当夜烧毁弹药,突出台儿庄,向北溃败。溃败的日军沿台枣支线退至峄县、郭里集、枣庄附近。因曹福林军已到达临、枣北侧地区,切断了津浦铁路,敌乃凭借峄、枣附近的有利地形,固守待援。

  在台儿庄大战期间,中共及其领导的抗日力量尽力进行了支援和配合。周恩来提出的“固守要点,各个击破”、“要阵地战和运动战相结合,把敌人消灭在台儿庄”的作战方针,得到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具体实施。在战前和战中,新四军、八路军以及抗日游击队和工人武装给予有力的增援和配合,山东的八路军部队和抗日游击队,对津浦铁路北段,胶济铁路西段,泰安南北的铁路、公路,进行了大破袭,阻滞了日军的补给。鲁南和台儿庄的人民群众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作出了无私的奉献和巨大的牺牲。特别是以李宗仁为主任的有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特委书记郭子化等共产党员参加的第五战区民众抗日总动员委员会,发挥了至为重要的作用,沛县人民抗日义勇队三次袭击驻临城日军;滕县人民抗日义勇队多次破袭境内的津浦铁路;峄县人民抗日义勇队多次袭击日军增援部队;枣庄抗日职工救国会发动数百名煤矿工人破袭铁路,炸毁日军的汽油库和弹药库,有力地配合了中国军队的作战。

  台儿庄战役前后进行半个月,日军恃其兵器优越,炮火猛烈,不断向台儿庄进攻。中国守军依靠步枪、手榴弹、机关枪和少量重武器,以伤亡近两万人的代价,击溃了日军精锐部队第五、第十师团对台儿庄的进攻,歼灭日军11984人,击落日机2架,击毁日军装甲车11辆、大小战车8辆,缴获步枪1万余支、轻重机枪1000余挺、大炮31门,取得了抗战以来中国军事上的重大胜利,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滕县保卫战

   

  王铭章的最后三封电报

   

  李宗仁对滕县保卫战的评价

  我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中将,挥军血战,城外堡垒尽毁,即继以守城,城破继以巷战,十荡十功。直至(一九三八年三月)十八日午后,王师长以下全师殉城,至为惨烈。城破以后,除有机会跳城归队者外,其中城中残留官兵,均战至最后,以手榴弹自戕,无一被俘投降。奉命之忠,死事之烈,克以保障徐淮,奠定抗战之基,睢阳之后,一人而已!

  ——台儿庄战役总指挥李宗仁

  一

  川军著名将领、122师师长王铭章奉命驻守滕县,日军主力板垣师团猛攻滕县不下,以重炮和飞机猛轰,炸毁城墙。王铭章宁死不屈,跳墙殉国。“那时我离王铭章也就20多米远,他说话我们听得清清楚楚。”孙帮安说。当时,孙帮安正是川军127师督战队的一员,任务是在城下“监督”122师作战。

  在孙帮安印象中,王铭章师长是个讲话干脆利落的人,也是个很爱国的人,士兵都很爱戴他。在滕县守卫战中,日本人通过汉奸翻译向王铭章喊话劝降,许给高官厚禄。“哪个要做他的官儿!”王铭章吼道,“我宁死也不投降!宁死也不做亡国奴!……”

  随后,孙帮安看见王铭章从西关城头跳起,身子弹在空中。日军向他连发数枪,王铭章中枪身亡。孙帮安同战友一道向城外撤退,边走边放枪。20步开外的一个战友倒下,127师师长大腿根部遭子弹穿射。那是孙帮安第一次见到日军坦克。飞机来了,他们赶紧趴到麦子堆里躲避,趴在河沟里,躲过追击。

  王铭章坠落在城墙另一侧,在孙帮安的视野之外。战后,凭胸前口袋里的一枚印章,王铭章的遗体终于找回。

  王铭章殉国后,所部官兵抵抗战至最后一人,城内伤兵不愿做俘虏,以手榴弹与冲进来的敌人同归于尽。滕县一役,122师5000余人几乎全部伤亡,但也歼敌2000余人。川军的巨大牺牲换得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李宗仁在回忆录中感慨,“如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川军以寡敌众,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二

  事实上,1937年底,日本华北方面军渡过黄河进攻山东半岛,此时战火已不可避免地向滕县蔓延。按照日军华北大本营战略,由第10师团沿津浦铁路南下,第5师团青岛沿胶济路西进,对台儿庄形成一个钳形攻势,进而攻下台儿庄进占徐州,打通陇海线,沿京汉线南下直逼武汉。由于韩复榘不战而退守鲁西南,日军长驱直入,作为台儿庄外围防线的滕县过早地成为了抗战前线。至1938年3月,滕县以北的邹县,已被日军占领。敌我双方相持于邹县、滕县之间。3月14日在日第10师团试探性进攻时,第5战区指挥官李宗仁向滕县守军转达蒋介石指令,要求“固守滕县城3日,迟滞敌军,以待后方陇海铁路转运增援兵力,巩固徐州”。以数千之众“固守滕县”抵御装备远胜于己的数万敌军,滕县保卫战一开始就弥散着“与敌死拼”的血战气氛。 

  三

  3月15日,日军一部抵滕县附近。第122师师长王铭章率部守滕县,仓促上阵,守城兵力不过两个营,于是急令第366旅由太平邑赶赴滕县增援,但该旅在城头村附近同日军数千人遭遇,被截成数段,仅1个营冲进滕县。16日黎明,日军步骑约5000人迫近滕县东郊,向守备滕县东关的警戒部队进攻。8时许,敌在10余飞机的轰炸配合下,集中炮火向滕县东关、城内和西关火车站射击。驻在西关的王铭章在敌轰炸开始后,昭告全城官兵,“吾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随后将师部和直属部队由西关移进城内,并命令将南北城门堵死,东西城门暂留交通道路,也随时准备封闭。日军自8时开始,持续炮击了两个小时,10时许停止射击,沉寂了约30分钟,突然集中炮火猛烈轰击东关南半部寨墙的突出部,掩护步兵进攻。守城官兵隐蔽在缺口两侧,当敌兵约五六十人刚要向缺口冲锋时,向敌猛投手榴弹,将敌大部歼灭。就这样,担负缺口段守备的一连以伤亡近百的代价,接连打退敌军三次冲锋,由预备队替换下来。下午2时,日军再向东关东北角猛攻;5时,又猛攻东关门,均被守城部队击退。双方均伤亡惨重。当晚,战斗停止。16日午,正面阵地被敌突破。我守军从滕县两侧撤退。

  16日夜,敌人调集精锐部队,配以数十辆装甲战车和大量炮兵,猛攻滕县。17日晨6时,敌集中炮兵火力,猛烈轰击滕县城区,敌机20余架疯狂投弹扫射,整个滕县城硝烟弥漫,房倒屋塌,顿成火海。两个多小时的轰炸之后,敌开始向东关突进,以10余辆坦克为先导,掩护步兵从东寨墙的缺口冲锋。东关守军冒着敌人炮火,近距离与敌展开殊死搏斗,伤亡惨重。此时,王铭章急电上级指挥官孙震求援。

  另一部日军向被轰塌的东南角城墙进攻,守军727团第二连以集束手榴弹炸毁坦克2辆,炸毙日军五六十人,但由于该连死伤殆尽,日军四五十人冲上城角。营长王承裕命营预备队第一连向突入日军反击。该连一阵手榴弹投出之后,举起大刀,跃入敌群猛砍,终将突入日军全部消灭,连长张荃馨以下138人为国捐躯,全连仅剩下14名士兵。东南城角失而复得。日军因攻势受挫,遂中止进攻。下午2时,日军突以榴弹炮12门猛轰南城墙,二三十架飞机集中轰炸南关743团的两个连防守的阵地,官兵伤亡过半,余皆被迫转移到火车站附近。南城墙被日军轰击约1小时,几乎被夷为平地。五六百日本兵在10余辆坦克的掩护下猛扑南城,守兵全部战死。下午3时半,日军占领南城墙。与此同时,日军对东关守军再次发起更猛烈的攻击,寨墙被炮弹炸得塌陷破残,工事全被摧毁。日军五六百人,以10余辆坦克做掩护突入。守军死伤惨重。师长王铭章亲临城中心的十字路口督战。

  四

  激战至17日15时30分,日军由塌处突上城墙,迅速向东、西城墙扩大战果。守军残部由西门退至西关车站。不久,东关及西城门楼均为日军占领,仅余城内、北门及东北城角的守军仍在继续抗击。此时天色已暮,王铭章见日军已入城关,而援军未到,向孙震发出最后的电报:17日晚,我援军尚未到,敌大部队冲入城,即督所留部队,与敌作最后血战。

  电报发出,王铭章下令把电台砸毁,来到县城中心十字街口,指挥所部继续与日军作战,此时占领南城墙之敌在机枪火力掩护下,从西南城角向西城墙逼近。同时日军炮兵集中火力袭击西门城楼和西门,守军死伤殆尽,很快失守。王铭章命令城内各部与日军展开巷战,自己登上西北城墙,指挥警卫连一个排进攻西门城楼。因日军火力猛烈,城墙上毫无掩蔽,该排全部阵亡。见局势不利,王铭章决定转移到西关车站组织该地残部继续防守。最后王铭章在西关跳墙殉国。之后,城中守军继续与敌人死拼,直致18日夜,全城陷于敌手。

  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

  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增光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