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朱德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建

2015-05-30 10:16: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李 蓉

  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立和建设,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山东抗日军民艰苦奋斗、浴血奋战的结果。作为八路军的总司令,朱德也对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立和建设倾注了许多心血,从中可以看到朱德对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重要贡献。

  一、提出一系列指导抗日根据地创立的重要指导思想

  全国抗战开始后,朱德根据党的部署,主要注意力是在华北的山西、河北。随着战争的进行,特别是忻口会战、徐州会战以后,战争局势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游击战在全国抗战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重要和突出,开始形成和国民党正面战场相配合的敌后战场,并逐步地从山地发展到平原;在平原发展遭到阻碍时又更加重视山地游击战。朱德在对抗日根据地的认识上也经历了一个过程。

  朱德对抗日根据地的建设,首先是明确提出了持久战和人民战争的原则。敌后根据地的创建和建设,都和中国共产党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联系在一起。1938年1月,抗敌救亡出版社出版的署名朱德、彭德怀合著的《抗敌的游击战术》。全书分为六编,前五编分别阐述了游击战术基本原则、游击队的政治工作、战争动员问题、民族战争的战略和怎样发动游击战,第六编附录《游击战术之光荣史略》和《争取持久抗战胜利的先决问题》两篇文章。《争取持久抗战胜利的先决问题》,从“持久抗战的胜利”、“战略与战术”、“游击战争”、“民众的动员与全民抗战”等六个部分,总结了抗战三个月来的经验教训,阐明了游击战在抗日战争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游击战的作战原则。“抗日的民族革命战争是一个神圣的伟大的事业”,“动员全国人民参加抗日战争与建立正确的军事作战和指挥,是争取抗战胜利必须首先解决的前提”。敌强我弱的客观形势,规定了抗日战争必然是持久战;在持久作战过程中敌人的力量则会逐渐变弱的,而“我们的力量会逐渐变强”的,“只有坚持持久的抗战,才能最终地战胜敌人”。这部著作的部分内容以《论抗日游击战争》为题编入《朱德选集》。

  朱德提出要在有利条件下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这也是创建抗日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目标。1938年2月3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聂荣臻,指出:“应有最大决心与敌在山地坚持,采取各种办法削弱敌人与在有利条件下部分地消灭敌人。吸引敌人在山区长期周旋,于我军有利。”2月12日,在山西洪洞县马牧村八路军总部直属单位召开的平汉线胜利祝捷大会上,朱德发表《平汉线胜利的意义》演讲时说:本月9日晚,由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之一部及当地新近成立之民众武装部队,在同一时间内,同一指挥下,由保定至正定间铁道线分途进攻,占领了定州、望都、新乐、浑源等重要城镇及三百余里的铁道线,敌人被击毙八百余人、被俘四十余人,缴获步枪三百余支、轻机枪二十余挺及手榴弹、子弹和其他军用品等,铁道线与电线也全被破坏。朱德指出:这个胜利虽不算大,但在整个抗战过程中,它具有配合津浦线主力作战阻止敌人南进、打破敌人武力吞并全中国的迷梦和发扬了民众抗敌的力量、揭穿了托派汉奸的阴谋等重大意义。并强调指出:“敌人占领这些地方已经好几个月,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不料还有强大的部队留在他们的后方,开展着广大的游击战争,要对他们作生与死的抵抗。敌人满以为把华北吞下了肚子里去了,岂知我们在他的肚子里发展起游击战争来,不但要把敌人胀死,还要把他的肚子戳破,还要把他的心脏挖出来。这一次的战斗,向日本强盗充分证明了中华民族是不能征服的,在他们占领的地区里,有着千百万不愿做奴隶的中华儿女,终有一天会团结起来,以神圣的民族解放斗争的火焰,将他们这些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强盗消灭干净。”

  朱德深刻论述和研究了抗日游击战与抗日根据地的关系。朱德在所著《论抗日游击战争》(发表于《前线》杂志第五期;1938年3月25日,第六期连载;五月七日、十四日,《群众》杂志第一卷第二十期、二十二期又刊载。十一月,延安解放社出版单行本《论抗日游击战争》,全书分为三章十七节,已陆续发表的《论抗日游击战争》为该书的第一章“总论”)中指出:抗日游击战争就是“抗日的大众战、民兵战”,其实质“是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同胞为了救死求生而采取的一种最高、最广泛的斗争方式。”它“是整个抗日战争中的一部分,而且是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取得抗日战争最后胜利的主要条件之一。”强调:抗日游击战争的作用就“在于抗日游击队是民众抗日学校,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武装宣传者和组织者”;“在于抗日游击战争能够部分地恢复国家领土和维系失地的人心”;“在于抗日游击战争能够使日寇无法从它所占领的地区中取得人力和资财的补充来灭亡我国”;“在于抗日游击战争能够配合正规军作战”;“在于抗日游击战争能够为正规军创造优良的后备军和新的兵团”。该书第三章“抗日游击队的战术”,分别就“抗日游击队的活动方针”、“进攻战术”、“防御战术”、“追击战术”、“破坏战术”、“侦察”、“通信联络”、“行军”、“宿营”、“抗日根据地”等方面加以阐述。

  1938年3月4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各师指挥员,分析战争发展态势,并指出关于游击战术的原则:“正当华北敌人配合东线战场以争夺徐州,主力已南犯,先头(部队)已抵黄河北岸与东岸作战”,“整个华北战局已转入大规模的游击战与运动战之新阶段”,“敌人仍只占领点和线,民众仍与敌对立,而且(日)益严重”;“民众抗日运动与游击战已有相当的发展,这是给我军在华北以大规模的游击战与运动战中取得胜利的有利条件。游击战与运动战是允许大踏步地进退,在广大地区内以灵活机动去求得胜利。”

  二、关注和指导鲁南及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建立

  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建立过程中,中共中央十分重视鲁南抗日根据地的建立。朱德也按照中央的要求认真落实。1938年初,中共中央提出了在兵力部署上要以鲁南山地为根据地,抵抗日军的侵略。这是建立鲁南抗日根据地的重大战略部署。1938年2月15日,朱德收到毛泽东、滕代远致朱德、彭德怀、林彪、左权并告周恩来、叶剑英电:估计敌集力攻陇海路时,河北全境及山东乃至江苏北部,必甚空虚,同时晋察绥三省之敌,一时尚无力南进,拟用第一一五师至少分三步骤全部向东出动。第一步转入河北、北平、天津;第二步分数路突然渡黄河,转入山东,以鲁南山地为根据地,并发展至徐海南北;第三步转入安徽,以豫鄂皖边为指挥根据地,为保卫武汉而作战。“一一五师最后准备转入豫西与鄂西”,“如经你们考虑,认为可行时,则请周、叶向国民党接洽出河北的各种必须事件。”

  在朱德和彭德怀的考虑中,开始对鲁南能否建立抗日根据地,还有一些不完全一致的意见,所以开始时先同意进行短时期活动。1938年2月17日,朱德和彭德怀致电毛泽东、滕代远、周恩来、叶剑英、博古及林彪等:津浦、平汉两路间已有吕正操部三千余人,陈再道部两个营,各附骑兵一部,且有地方党及自发群众武装等共约万人。乘敌空虚,可以徐旅一部或主力东出,活动一段时期是可以的。但要估计到两道间汽车路网之完成,地形平坦而开阔,大兵团深入运动,在技术发达条件下,是带着某些冒险性的。至于东渡运河、黄河转入鲁南的条件,我们认为可能极少。至于陈光旅似不宜再向东出。2月18日,毛泽东复电朱德、彭德怀并告周恩来、叶剑英并林彪:即照朱、彭意见准备以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出安徽,请周、叶注意选择适当时机向蒋介石提议,但此时机未到则不要提。同意彭去晋东指挥,朱在后方较妥。

  随着战事的发展,山东抗日根据地的重要性日益凸现出来。1938年3月7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张闻天、毛泽东等,建议:情况变化,政治局以前关于战略决定应有所改变。在友军不过河以前,我们应坚决而积极地在华北坚持配合友军作战,争取连续的胜利,以达到有力地保卫武汉、保卫西北和巩固统一战线。如我们现时过河,万分不利于统一战线。3月9日,朱德率八路军总部抵长子县上寨村的当日,收到毛泽东致朱德、彭德怀并各师首长电,说明:政治局决定之战略方针,包括现时在华北及将来转移至陕西、河南两个阶段,不是单指目前而言。在目前阶段,在不被日军根本隔断条件下,我军均应在敌后配合友军坚决作战,有效地消灭与削弱敌人,发动广泛的抗日运动。只要无被隔断危险,决不应过早渡过河来。在将来阶段,即敌大举进攻潼关、西安、武胜关、武汉及陕北时,在取得蒋介石、阎锡山、卫立煌同意后,八路军主力及其他国军主力,应渡过河西、河南,为保卫西北、保卫武汉而战,而留适当兵力位于山西各区,继续坚持游击战。……如果八路军全部被限制于华北敌之包围圈中,根本不能转移至陕甘豫地区,则对整个抗战及全国政治关系,都是不利的。

  3月9日,朱德率八路军总部抵长子县上寨村后,即与彭德怀致电陈光、罗荣桓并报毛泽东:为积极发展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及扩大游击区,着第三四三旅副旅长李天佑、政委萧华率旅部及第六八六团全部,并附一个团的团、营、连预备干部,准备出直鲁豫边区。陈光、罗荣桓率师直及第六八五团、补充团暂在吕梁山工作,准备8月中新的行动。后来,萧华奉命率部东进,准备到敌后津浦线一带建立抗日根据地,路过晋南太行山时,特地来到朱德驻地听取指示。朱德与彭德怀指示他们:要发展抗日武装,壮大抗日力量。派你们到敌后去,你们是火种,目的是要在广大的敌后发动群众,建立政权,扩大统一战线,组织和发展抗日武装力量,点燃抗日的熊熊烈火。你们远离总部,是敌后的敌后。为了创建根据地,你们的一切供应都要依靠人民支援,都要依靠你们自己解决,实行独立自主的方针。平原游击战争是一个新的问题,要很好地组织游击队和自卫队,创造作战的经验。准备长期坚持和发展敌后游击战争。

  调兵遣将,指导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建立。1938年3月13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叶剑英转蒋介石:已遵令派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副师长徐向前率该师所属一个旅东出津浦线,配合鲁南主要战线作战,现该部已逾南宫,东进迫近津浦线行动。3月24日至28日,朱德在小东岭八路军总部召开东路军将领会议。参加会议的除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一二九师的负责干部,山西第三行政公署主任兼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一纵队政委薄一波外,国民党军队第三军军长曾万钟、第九十四师师长朱怀冰及其他副师长、旅长等共三十余人。朱德在会上讲话,分析敌我形势,介绍八路军粉碎日军进攻和坚持敌后战争的战略战术,鼓励国民党军队将领为抗日做出贡献。还与参加会议的国民党军将领个别谈话,向他们指出:抗战初期战事失败的原因,是没有抗日民主,没有发动群众,没有搞好军民关系。单纯军队抵抗是打不好的。要他们开展抗日民主,搞好群众关系,把旧军队改造成新型的军队,废除旧军官对士兵的统治,改善官兵关系,训练政工人员,建立政治工作。

  1938年3月29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中共中央,报告:第一二○师无变动,陈光旅在蒲县、隰县间,刘师主力移涉县、武安,徐海东旅在武乡附近。因吕梁山地区窄小,友军过多,徐旅暂不西移。朱、彭目前不能分开。4月1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刘伯承、徐向前、邓小平转时任东进纵队司令员陈再道、宋任穷:停留在河北南宫附近的津支队,我们意从山东临清县及武城县之线渡运河,似较安全。渡河后即以高唐县、恩县〔旧县名。在山东省西北部。1956年撤销,划归平原、夏津和武城三县。〕、夏津线为依据地,向德州、济南之线发展,破坏该段交通,暂不过津浦路以东。范筑先在聊城附近,须与之取联络。5月9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聂荣臻、刘伯承等:敌夺取徐州后,华北形势将更加困难。以前派出之东进部队应向沧州、德州一线积极动作,以配合津浦北段作战。5月12日,朱德与彭德怀复周恩来10日询问可否由徐向前率部东出津浦,加强陈再道支队电,告以:徐向前率三个团已过路东与陈再道、宋任穷纵队会合,准备继续向南活动。

  1938年5月19日,徐州沦陷。徐州会战基本结束。5月20日收到毛泽东致朱德、彭德怀,刘伯承、徐向前、邓小平并告王明、周恩来、叶剑英电,指出:徐州失守后,河南将很快落入敌手,武汉危急。彼时蒋介石将同意我军南进,在豫、皖、苏、鲁四省深入敌后活动,第一二九师、第一一五师将作整个新的部署。未到适当时机,不应向蒋等提出,只是自己预作准备。并告山东方面已发展广大游击战争,已派张经武、郭洪涛〔张经武,抗日战争初期曾任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高级参谋,后到山东参加组织和领导抗日武装斗争。1938年12月,任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员。郭洪涛,曾任八路军留守兵团绥德警备区司令部政治委员兼中共绥德地委书记,后到山东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8年5月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率党政军干部五六十人及两个电台去。5月26日,收到毛泽东致朱德、彭德怀、傅钟并各师首长电:徐州失守后,判断敌将以进攻武汉为作战计划之中心。我们的口号是保卫武汉,保卫广州,保卫华北,坚持华北游击战争。华北游击战争还是广泛开展的有利时机,目前应加重注意山东、热河及大青山脉。

  加紧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工作,猛烈地发展革命力量。1938年5月30日,朱德与彭德怀发出关于开展平汉路以东工作指示,认为依目前形势,在直、鲁展开工作,猛烈发展我们的力量,已成为路东党和军队的重大任务。路东部队应配合地方党尽量扩大发展游击战争,尽量组织广大民众提高情绪,走上武装抗日斗争。强调在敌后恢复政权,一般仍用旧形式,但为加强与增高行政效率,适合抗战需要,应在县、区、村设立行政会议,由各民众团体选代表参加,在民主集中原则下讨论和决定工作。县长应由民选当地抗日积极分子担任,但仍加委。经过我们工作活动,把地方进步分子尽量吸收到政权中工作。在政权恢复区域,刷新教育,恢复学校。还强调应选择当地进步分子培养成为民众团体和政权机关工作的工作人才;注意发展地方党,建立党各级组织,特别是新成立抗日武装要建立党的组织;要确实依照去年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及德怀同志关于该决议的报告和结论,按具体情况运用执行。

  三、朱德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密切关系

  综上所述,朱德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密切关系,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根据中央统一部署,指导部队完成创建山东抗日根据地任务。

  作为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坚决执行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对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中共中央提出要求后,朱德从实际出发加以落实,特别是提出具体措施,保证中央决定的落实;直接指挥八路军主力部队挺进山东,在山东创建抗日根据地。

  2.为八路军在山东的作战提出了一系列正确的指导性原则。

  朱德根据抗日战争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八路军一系列正确的作战原则,如持久战、人民战争、游击战、建立根据地等等,这些对于八路军在山东的展开,对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3.高度评价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地位和作用,为根据地的建设指明了方向。

  1940年2月,朱德与彭德怀、杨尚昆致电中共山东分局,指出:山东是华北持久抗战的重要基地之一,是发展华中与新四军一片的枢纽,是八路军兵力、枪支、经济补充的重要地区。朱德对山东抗日根据地加以明确的战略定位,从抗战大局出发,明确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地位和作用,这不仅鼓舞了山东抗日军民,对指导全国抗战的进行,发挥山东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也是十分必要,对于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山东抗日根据地,具有重要指导作用。事实证明,山东抗日根据地在抗日战争时期,真正发挥了作为华北持久抗战的重要基地之一,发展华中与新四军一片的枢纽,八路军兵力、枪支、经济补充的重要地区的重要作用。

  4.提出了一系列有关根据地建设包括经济建设的正确方针,为根据地建设指明方向。

  朱德在抗日根据地建立和建设过程中,不仅考虑军事问题,也考虑财政经济问题等,这对根据地的建设十分重要。有了经济这个基础,才可能说得上为八路军提供经济上的补充。他在电报中还指出:为巩固各抗日根据地,还要在财政经济政策方面要抓紧几方面的工作:如分局下设财政经济委员会,统一党政军财政政策,建立财政经济制度,开展节约办法;北海银行应在胶东清河发行纸币,鲁南、鲁西应统一发行纸币,纠正不统一的各自为政的办法;公布其政权的财政工作,实行累进的财政,建立对外贸易,拨粮收税、屯积公粮,求得解决财政的长远计划;实行节省运动,按照预算开支,惩办贪污浪费分子。这些指示为山东根据地进一步发展的强大动力的建设指明了方向,推动了根据地的巩固。

  朱德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关系,仅仅是朱德在抗日战争时期所作大量工作的的一个方面。仅从上述的资料就可看出朱德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密切关系,而从其中更可以看出朱德对建立根据地的高度重视,对人民群众利益的高度重视,对财政经济建设的高度重视。所有这些,对于今天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副主任)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