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抗战时期定陶党组织的建立与发展

2015-06-25 20:21: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国启民

  一、“事变”前后定陶的形势

  “七七”事变以前,定陶一直是封建反动势力的天下,对广大人民实行独裁统治。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向我华北地区大举侵犯,由于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和军政的腐败无能,节节败退。1937年秋,敌人刚入山东,军阀韩复榘即带兵南逃,地方政府官员亦大部逃跑。是时,我们定陶曾一度出现无政府状态。不久,国民党政府派沈鸿烈出任山东省主席,省府驻曹县,派姚崇礼任定陶县长,姚马上联络了当地国民党员与地方上的封建势力;调整了县、区政府机构;收容了部分在家的知识青年。自1937年冬至1938年春,国民党县长姚崇礼很快稳定了局面,控制了定陶全境。

  1938年初,我党为了很好地坚持鲁西南的抗日战争和革命事业的发展,鲁西南地方党委(当时地方党委的名称我不清楚)派李鸣亭同志(东明县开州李村人)到定陶活动。他于1938年春节后,利用他与我二叔国耕宸是同学的关系,先到我家,除叙旧之外,议论起了国家大事,谈些抗日救民的道理,他指出抗日救国救民,依靠国民党不行,只有依靠中国共产党。谈到深处,他说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先进组织,不愿做亡国奴的先进青年,只有参加这个组织,才能找到正确的抗日道路。他还说,他已参加了这个组织,刚从东明受训回来,如愿参加“民先”,他可介绍。于是我二叔于1938年4月,由李鸣亭介绍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同年10月转党,成为定陶县抗长时期的第一个中共党员。

  二、定陶党组织的建立与发展

  国耕宸同志参加革命以后,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在定陶积极地、秘密地开展了工作。自1938年5月至年底,先后发展了我和丁来宸、游文斋、葛伯锡、晁重五、崔子乾、张堂、吴益斋、杨庆珍、杨同祜、李陶生等20余人参加了“民先”。1939年春,先后转党,建立了四个党小组,这就是城北的邵堂、城西的丁楼、城南的葛庄、张董集等村为中心的四个小组,后发展到十来个小组。这时除了李鸣亭同志不断到定陶检查工作外,王健民同志、刘齐滨同志、徐宗舆也多次到定陶深入各个党小组,了解情况,指导工作。

  1939年夏,中共鲁西南地委调我和丁来宸、游文斋同志,到鲁西南地委支干训练班学习。学习结束后(7、8月间),地委明确决定,由我和丁来宸、游文斋、国耕宸组成中共定陶特支委员会,我任书记,丁任组织委员,游任宣传委员,国耕宸任统战委员。随之,定陶四区国庄(我的家),就成为定陶县地下党开会、食宿、通信联络地点。

  中共定陶特支成立后,我们抓住日伪军在菏泽、定陶立足未稳的机会(1939年6月下旬菏泽、定陶相继被日军侵占),和定陶姚崇礼刚被我八路军打垮(我冀鲁豫支队于1939年古历5月13日打的定陶顽军),气焰一度消沉的有利时机,积极开展工作:一、宣传党的主张;二、发展党员,建立组织;三、扩大武装;四、团结群众。经过3、4个月的艰苦积极工作,至1939年11月底,不仅我党影响在定陶大大地扩大了,团结了部分抗日群众;而且全县党员发展到57人,建立了10个支部,分布到定陶全境。城西乔楼附近,南至尧王寺李庄建立一个支部,书记李陶生;城南以葛庄为中心,东至马店,西至王店,建立2个支部,支书葛伯锡、聂仰杰;城东张董集附近,建立一个支部,支书晁岳翠;城东观堂附近,建立一个支部,支书孙宝斋;城东北陈集附近,建立一个支部,支书丁来宸兼,后换李浙泉;城北保宁一带建立一个支部,支书王光林;邵堂附近建立一个支部,支书张堂;邵楼附近建立一个支部,支书游文斋兼,后换孔耀坤;城北杨店附近建立一个支部,支书杨庆珍,后换许卓亭。在扩大武装方面,特支直接掌握定长游击队(我任政治指导员,桑兰波任队长)、定陶四区抗日自卫队(我三叔国景贤是负责人);并配合部队发展十几个抗日游击队,共2000余人,当年冬天先后编入了我军主力。

  三、日伪勾结进攻我根据地

  1939年底,日伪势力扩大。日军于9月下旬对鲁西南抗日根据地中心地区进行了大扫荡。随之反动会道门头子安天国勾结日伪,在湾杨村发动红枪会暴乱。同时国民党反动派也掀起了反共高潮,派石军团(石友三系军团长)向我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大举侵犯。为了打退石军团的进攻,保卫边区,我军在鲁西南活动主力部队(冀鲁豫支队一、二、三大队)和地方部队均北上集结到濮阳一带,对石军团作战。一时鲁西南抗日根据地面积出现了日益缩小的局面。

  定陶环境随鲁西南抗日根据地整个形势的变化,也日益恶化起来。古历十一月十一日拂晓前,菏泽日伪军包围了我的家,经过三、四个小时的战斗,我们四区抗日自卫队负责人国景贤,终因寡不敌众英勇牺牲,一些枪支、弹药、财务被抢走。幸而我和丁来宸、游文斋同志夜间已走开,未遭毒手,党内文件没有损失。与此同时,国民党反动势力,亦有所抬头,注意了我们的活动。因之,定陶特支开会、食宿、通讯联络地点在四区国庄不能存在了。经研究,我们决定将定陶特支驻地转移到保宁集附近的邵楼村。该村离公路较远,在定陶、菏泽之间,敌人统治力量薄弱,我们的工作基础较好。为了便于掩护,我筹资一百元,开了个手工卷烟厂,由游文斋、邵超群、孔耀坤等同志负责,来往同志以买卖纸烟为名进行联系。

  四、定陶东北根据地的开辟

  1940年春,特支研究决定,利用国耕宸同志协助部队解决马楼事件的关系,到定陶东北边境孟海一带开辟工作,计划在那里建立一个小块根据地。公开身份就是利用单肖岩的“菏定巨三县办事处”的名义。单肖岩系国民党无党派民主人士,高级知识分子,有民族气节,抗日坚决;他利用其旧关系,在顽山东二专署孙秉贤处,讨了个三县办事处主任的职衔,他是国耕宸同志联系的统战对象,很相信我们。当时到办事处去的同志有我和丁来宸、国耕宸、何舟、许卓亭、华镇五、王守身、岳保魁、李常秀等同志。我们开展工作不久,刚刚在上层召开了一个会,动员民间武装成立联防组织,人枪尚未集合起来;在下层于马楼、牛屯、三合寨、苗姑店等村,只交了些朋友,培养了几个党员发展对象。突然反动派孙良诚、孙秉贤两军进驻到孟海一带,恶魔活动的村庄全驻上了顽军。随之鲁西南国民党、三青团领导骨干亦接踵而至。于是,我们建立这个革命根据地的计划未能实现,我们的同志先后离开了那里。

  五、定陶特支的隶属变化

  1940年6月,中共鲁西南地委决定建立菏泽县委,地委调我到菏泽任宣传部长,定陶算是菏泽县委管辖下的一个分区委,由我继续分管。并决定分区委书记由游文斋同志担任,国耕宸同志和单肖岩在一起,搞情报统战工作。定陶分区委为了便于活动,在是年下半年,把卷烟厂迁到保宁集,改为广货铺,作为定陶分委的工作地址。1940年由于环境恶化,我县党员发展不多,我记得全年仅发展新党员10余人。

  1941年至1942年初,定陶党组织主要是巩固提高现有有组织的战斗力,积极从事政权建设和武装建设,在各方面对敌展开了尖锐的政治斗争。1942年春,建立了中共定陶县委员会,杨用信同志任书记,我把定陶党的关系交给了他,从此我就离开了定陶。

  上述定陶这段革命历史,我仅仅写了党的组织建设部分,因既无笔录可查,又无其他资料参考,只是我个人记忆的概况,难免有不全面的地方,有待其他同志补充吧。

  (作者:国启民,作者离休干部曾任中共菏泽地委办公室副主任)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澳门永利集团网址链接 - 登录在线